九二文学

字:
关灯 护眼
九二文学 > 执剑长安 > 志在千里 第四百章 瞎婆婆的劝告

志在千里 第四百章 瞎婆婆的劝告

志在千里 第四百章 瞎婆婆的劝告 (第1/2页)

夜里,小酒娘独自躲在屋里哭泣。先前虽说自己也受婆婆和嫂嫂欺负,但从来没像今日这般当着全村人的面侮辱自己,这是小酒娘第一次产生轻生的念头。
  
  小酒娘神情恍惚地看着桌上的那段白绫,她孤单柔弱的身影在烛光的映衬下随风飘摇——此时的她就像烛台上的微弱烛光一般,随时会被晚风吹灭。
  
  ‘咚咚咚——’
  
  忽然,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  
  听见敲门声,小酒娘慌忙将白绫收起,强自镇定道:“谁?谁在外面?”
  
  “酒娘,是婆婆我。”
  
  门外传来瞎婆婆的声音,小酒娘听后心神一松,随后赶忙她擦干泪痕,起身前去替瞎婆婆开门。
  
  “婆婆,这么晚了,您……您怎么来了?”
  
  小酒娘搀扶着瞎婆婆进入屋子,随后小心翼翼地扶她坐在椅子上。
  
  待坐稳之后,瞎婆婆这才说道:“傻孩子,婆婆放心不下你啊,所以这才来看看你。”
  
  小酒娘一慌,她瞟了一眼床上的枕头,确定白绫没有露出来之后,她这才安下心来。
  
  “婆婆,这大晚上的路上您可得小心些。”
  
  “呵呵,傻孩子……”
  
  见瞎婆婆笑了起来,小酒娘不解,道:“婆婆您笑什么?”
  
  瞎婆婆回答道:“婆婆眼睛瞎了,白天黑夜有什么区别?”
  
  小酒娘听后一阵脸红。
  
  感受到了小酒娘的尴尬后,瞎婆婆脸上笑意更盛,仿佛是‘看见’自家晚辈出糗一般。
  
  一阵沉默之后,瞎婆婆再次开口,道:“呵呵,好啦好啦,婆婆今晚过来除了看看你之外,主要还是想来劝劝你。”
  
  小酒娘微微一愣,问道:“劝我?”
  
  瞎婆婆点了点头,道:“嗯,劝你。”
  
  “我……我有什么好劝的?”
  
  小酒娘更加疑惑。难……难不成婆婆知道自己想寻短见?所以这才过来?想到这里,小酒娘不自觉地拘谨起来。
  
  瞎婆婆‘看着’小酒娘,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孩子,婆婆虽然眼睛瞎了,但这心却是明亮得很,你呀是‘当局者迷’,婆婆今日前来便是以‘旁观者’的身份点一点你。”
  
  小酒娘一头雾水,她不明白婆婆在说什么。
  
  见小酒娘依然有些懵懂,瞎婆婆也不含蓄,直接问道:“婆婆问你,你是不是喜欢那位公子?”
  
  听到这句话,小酒娘的脸顿时红得比熟透的苹果还红,也幸亏瞎婆婆看不见,否则自己得羞成啥样。
  
  诚如瞎婆婆所说,她虽然眼瞎,心却明亮得很。见小酒娘迟迟没有开口,她便确定了自己的猜测。瞎婆婆活到这个份上,小酒娘这种不谙世事的小孩哪里骗得过她?她先前就纳闷这孩子怎么这几个月像变了个人似的,天天早出晚归,做起事、说起话来都充满活力,一点都不像原来那般行尸走肉。
  
  瞎婆婆收起笑容,郑重其事地问道:“婆婆只问你一句,你摸着良心回答婆婆,你到底是不是喜欢那位公子?”
  
  小酒娘的头低得更下了,她用力地搓着衣角。最后她鼓足勇气,用着蚊子般的声音,一边点头一边说道——
  
  “嗯……”
  
  听小酒娘承认,瞎婆婆再次露出笑容。
  
  想到姜长鸣,小酒娘终于露出一丝笑容,可一想到婆婆家的种种以及村里人对自己的看法,她又是神色一黯。
  
  一声叹息后,小酒娘神色落寞地说道:“可就算我倾心于公子,那又能如何呢?”
  
  瞎婆婆连忙劝道:“傻孩子,难道你就真不为自己考虑考虑?”
  
  “考……考虑什么?”
  
  小酒娘知道瞎婆婆话里的意思,但她却想都不敢想,因为她怕这个想法太美,而现实又太残酷,是以她一直将这个想法禁锢于心底,不愿直面它。
  
  瞎婆婆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孩子,难道你就真的打算在这样过完这辈子?”
  
  小酒娘再次低下头。
  
  瞎婆婆轻叹一声,道:“孩子,听婆婆一句劝,你还年轻,千万别就此放弃自己,更何况你婆家根本不把你当人看,替他们守上一辈子的寡,值得么?”
  
  小酒娘依然沉默不语。
  
  瞎婆婆伸出手摸索着,小酒娘见状连忙上前扶住。在摸到小酒娘的胳膊后,瞎婆婆抓住她的小手,道:“酒娘啊,婆婆是过来人,不会骗你的。婆婆知道你心善、孝顺,可你现在所顾及的这些,等你到了婆婆这个年纪再看,这都不是事儿!更何况你替她儿子守了这么多年,又勤勤恳恳地酿了这么年的酒,算是对得起他张家了。反观他张家?说好给你的那些彩礼全都收回去了,说句难听的,这是人干的事情么?”
  
  小酒娘有些意动,可这仍然不足以让她下定决心。
  
  见小酒娘似乎有所反应,瞎婆婆继续劝道:“先前你是没遇着合适的人,婆婆不提这事,可现在你有这机会,你怎能不把握?那位公子婆婆观察了几天,手脚虽然是笨了点,但着实不是什么坏人。这活嘛将来能学着干,可这机会要是失去了,就很难再来咯——”
  
  在瞎婆婆耐心的劝说下,小酒娘终于想通了一些事情。感受着瞎婆婆温暖的手,她鼓起勇气开始面对事实、面对未来、面对自己。在一番思索之后,她顾虑重重地问道:“可……可就算我对公子有意,那公子又同意么?婆婆那边又会同意么?”
  
  瞎婆婆笑道:“呵呵,傻孩子,要是婆婆没有把握,还会大半夜的来找你?”
  
  听到这句话,小酒娘眼中出现一丝期待的光亮,她不自觉地探前身子,手也不自觉地握得更紧了。
  
  “你那婆婆之所以一直不肯休了你,除了怨你害死她儿子外,还有一个原因只怕是你不知道的。那便是你手上酿酒的方子。”
  
  “酿酒的方子?”
  
  “对!别人看不出,她以为我瞎婆子也看不出?她是盯着你手上的酿酒方子,想一辈子长长久久地替他家酿酒赚钱,当他家的摇钱树呢。”
  
  小酒娘再次陷入沉默。
  
  见小酒娘又有些犹豫,瞎婆婆再次问道:“在这里婆婆要先问你,你打心底愿不愿意交出那酿酒的方子?”
  
  这酿酒的方子的确是小酒娘的命根子,也是她赖以生存的唯一,可与自己的未来相比,她又觉得这东西不是那么重要。再三权衡后,她用力地点了点头,道——
  
  “嗯!婆婆,我愿意。”
  
  瞎婆婆松了口气,道:“好、好、好,果然是个聪明的孩子。”
  
  听瞎婆婆夸自己,小酒娘还有些不好意思。
  
  “我曾经有恩于他张家的老太爷,老太爷感恩于我,曾当着全族人的面许下承诺,说将来会把他张家女儿许配给我儿。可惜啊,老太婆我命不好,白发人送了黑发人,这桩婚事便无人再提。说起来他张家倒是一直欠着老太婆我一桩婚事呢,现在刚好,我就用这桩婚事为码,让他家休了你,也好让你与那位公子成婚。”
  
  小酒娘不知瞎婆婆与婆家还有这样的关系,但听瞎婆婆语气如此自信,她也跟着变得充满信心起来。可婆家那边有了解决法子,那公子那边又当如何?
  
  想到这里,小酒娘又变的优柔起来,她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那……那公子那边……”
  
  “哈哈哈——有婆婆在,绝不会让这好事落空的。”
  
  “可……可要是他……他……”
  
  “你放心,婆婆这些天和公子的接触发现,这公子啊是对你有好感的,见你接连几天不出门,总是让婆婆来你这儿看看你是不是病了还是伤了,更何况你生的如此俊俏,会有哪个男的不喜欢?”
  
  小酒娘听后又羞又喜,此刻是她有生以来最开心的时刻。
  
  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三寸人间 大神你人设崩了 恐怖复苏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 江辰唐楚楚 大奉打更人 剑临诸天 绝世无双萧天策 永恒圣王 冷清欢慕容麒